最新网址:www.sizhicn.com

第七十四章 谎言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王玥总是10点左右把电话打给苏士华。

    苏士华接二连三得到的消息是:李老板带红丽去了好几家大商场,买了不少好衣服;红丽又买了五万多港币的首饰;李老板带红丽去游乐场了;红丽买衣服又花了两万多;李老板带红丽吃饭一顿花了一万多……

    在正月初六的电话里,王玥还特别告诉苏士华,说:“苏博士,你夫人明天回来。如果飞机不晚点,到春城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苏士华说:“真让你费心了。谢谢!等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王玥说:“真的?”声音带着惊喜。“真请我吃饭?你……你可别忘了。”

    苏士华说:“怎么会呢!啥时候我说话不算数,把你吓着了?”

    王玥说:“没有,没有,我等着。”

    苏士华已经想好了,虽然王玥把红丽在香港的情形说的有鼻子有眼儿,他也基本认定王玥所说都是真的,可他还是不能轻信她的话,因为这件事关系着红丽的清白。

    他决定要弄清事实真相。

    因此,初七这天他借口有事,吃完午饭就从家里出来,坐出租车去了机场。

    他有两种打算:若是红丽一个人回来,他就接她回家;若是红丽像王玥说的那样跟李老板一起回来,他就在暗中看清楚他们的情形。

    红丽是下午三点一刻从机场出来的。刚一露面,就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右手拿着一大束鲜花,左右拿着一件貂皮大衣迎上前。

    两个人先是说着什么,等红丽把鲜花接过去,那个女子便把手里拿着的小貂儿给红丽穿上了。

    红丽显得很兴奋,有些眉飞色舞。跟红丽一起从机场里出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脸面有些瘦削的男子。

    苏士华判断,这个男子应该就是王玥说的李老板。来接机的是两辆车。李老板和红丽上了第一辆,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上了第二辆。

    不过,上车以后车并没有开走,等了一会儿,有两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带着两个拉杆箱和几个手提旅行包从机场出来了。

    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赶紧从车上下来,帮着两个小伙子把拉杆箱和旅行包都放在了车上。等三个人都上车以后,两辆车才一前一后开走了。

    苏士华就在不远处的出租车里。

    当那两个小伙子出现的时候,他知道王玥说的那四个人已经全了。李老板的车在前,苏士华跟在后面。李老板的车并没有直接送红丽回家,而是在半路拐向南,在一栋四层楼下停住了。

    苏士华也让司机在距离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时间不长,从楼里跑出一个女子,苏士华认识,是叶小倩。

    红丽从车上下来,先跟小倩拥抱在一起。之后,便见红丽不停地说,小倩不住地点头。三四分钟以后,两个随从便带着两个拉杆箱和一个旅行包随小倩一起进到了楼里面。

    苏士华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红丽是四点五十到家的。一进门就嚷:“妈,我回来了。”完了才把挎包儿和一个深蓝色旅行包放在鞋柜上。

    谷玉兰扎着围裙站在厨房门口儿,说:“小声点儿,士华正看书呢!”

    红丽笑嘻嘻的,说:“妈。还生气呢?”

    谷玉兰叹息一声,欲言又止,转身进了厨房。

    红丽换上拖鞋,把貂皮大衣脱下来送进衣帽间,出来便进了书房。一见苏士华便扑过去,从后面搂住他脖子小声儿说:“想死我了!”

    苏士华扭过脸,看着她说:“真想吗?这才几天?”

    红丽说:“一日不见,如……如隔三秋。”

    苏士华说:“一日就是一日,跟三秋关系不大。怎么样?上海好玩儿吗?”

    红丽说:“好玩儿。你要是去就更好玩儿了。”

    苏士华摇头,说:“我这人不会玩儿,若是真跟你去的话只能让你扫兴。”

    红丽转到椅子前面,刚骑坐在苏士华的腿上就想亲嘴儿,苏士华伸手把她的嘴唇挡住了。

    红丽一愣,问:“你不想我?”

    苏士华说:“别让妈看见。”

    红丽说:“妈不会来的。”

    苏士华说:“万一呢!”

    红丽说:“你就知道让人扫兴。”

    苏士华说:“旅行是很累人的,快去歇着吧!”

    红丽说:“好吧!不过……有个条件。”

    苏士华看着红丽,笑了,说:“学会讨价还价了。”

    红丽压低声音,说:“你得答应我今晚早睡。”

    苏士华说:“吃完饭你就休息,我不会麻烦你。”

    红丽噘起嘴,装作生气的样子,说:“我……我是让你跟我一起睡。”

    苏士华说:“真抱歉,我现在特别忙,睡得晚,你还是自己先睡吧!”

    红丽说:“你不睡,我……我能睡得着吗?”

    苏士华说:“怎么不能?去上海这些天你不会不睡觉吧?”

    红丽说:“那不一样。在上海时我们离得远,困了自然就睡了。现在你在我身边,若是不做我……我肯定睡不着。”

    苏士华说:“能睡着。倦了自然就睡了。”

    红丽说:“我不管,反正今晚你得早睡。”

    苏士华说:“尽量吧!”

    红丽要苏士华陪她早睡并不完全是做作。她身体是真的需要他。这些天跟李强虽然没少亲热,可她的感觉一直是没吃饱也没吃好。

    红丽从书房里出去了。苏士华想:“是不是我弄错了?”

    又想:“说谎的时候怎么可能脸不红,心不跳呢?”

    随后袭上心头的是悲哀,一个人闭上眼睛坐着,直到谷玉兰叫他吃饭,这才从书房来到餐厅。

    一句不实,往往得用十句假话来圆谎,甚至更多。

    在饭桌儿上,谷玉兰几乎不开口,到处都是红丽的声音。先是夸上海的楼有多高,海有多蓝,随后又描述上海人有多洋气。

    她之所以搜肠刮肚地把以前对上海的了解和想象一股脑儿说出来,目的只有一个:证明自己确实是在上海了。

    谷玉兰实在听不下去,这才拦了一句:“明天上班,吃完饭赶紧准备准备。”

    红丽说:“妈,准备啥呀?”

    谷玉兰说:“早点儿歇着。”

    红丽不以为然,说:“现在出门儿,除了飞机就是车,一点儿都不累。”

    苏士华说:“上海跟春城比,差别大吗?”

    红丽说:“大。跟上海人比,咱春城人就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土。”

    苏士华说:“确实,咱春城人没有上海人时尚。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红丽说:“亏你在英国呆那么多年,思想比上海人还守旧。”

    苏士华说:“你说的没错,有些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对了,你看到黄浦江了吧?”

    红丽略微犹豫了一下,说:“看了,还坐船了呢!”

    谷玉兰说:“我给你打过好几次电话都没通,为啥关机呀?”

    红丽说:“开始是乘飞机不让开机,后来是手机没电,我又忘了带充电器,不关机咋整啊?”

    苏士华问:“你是穿貂皮大衣去的吧?不热吗?”

    红丽说:“当然热了,所以我才一到上海就买薄裙子换上了。”

    苏士华边点头边想:“除夕那天上海的最高气温只有10摄氏度,怎么可能穿薄裙子呢?”

    嘴上却问道:“这次去的是上海,下次打算去哪儿?”

    红丽说:“下次……我还没想好呢,反正不会总呆在家里。”

    谷玉兰说:“没有下一次。再出门你跟士华一起走,士华不去你也不去。”

    红丽噘起嘴带着夸张的表情,说:“妈,那是为啥呀?凭啥我自己就不能去呀?”

    谷玉兰没回答。

    苏士华说:“能去能去,行万里路强过读万卷书。”

    红丽乐了,说:“这还差不多。”

    苏士华吃完饭离开餐桌儿去了书房。谷玉兰边收拾碗筷边对红丽说:“别再玩儿了,今年要个孩子。”

    红丽说:“我还没玩儿够呢!”

    谷玉兰问:“出去玩儿真有那么好?”

    红丽说:“好。”

    谷玉兰问:“能当饭吃吗?”

    红丽说:“妈,你……你……”

    谷玉兰说:“你已经二十二了,该有点儿正事儿了,别总想着玩儿。”

    红丽说:“妈,现在谁不玩儿啊?”

    谷玉兰说:“别人咋玩儿妈不管,你这么玩儿不行。”

    红丽说:“妈,我都结婚了,你咋还这么管我呢?”

    谷玉兰叹了口气,说:“妈也不想管,可是……你真是自己去的上海?”

    红丽说:“是。”

    谷玉兰问:“小倩和彩霞知不知道你去?”

    红丽一惊,想:“咋提起她俩了?”又想:“妈就怕我跟她俩接近。”因此回答说:“不知道。”:

    谷玉兰说:“今后无论做啥事别老想是为自己,得多替士华想想。”

    红丽说:“我想了。”

    谷玉兰说:“想了还去。”

    红丽说:“家里不是还有你陪他嘛!”

    谷玉兰说:“我……我只能做饭,收拾屋子,能跟你在家一样吗?”

    红丽压低声音,问:“士华没不高兴吧?”

    谷玉兰说:“他天天忙,我也……”

    红丽说:“习惯就好了。”
  http://www.sizhicn.com/txt/134147/35836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zhicn.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izh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