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sizhicn.com
书趣阁_笔趣阁 > 无疆 >第384章 帮我盖被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84章 帮我盖被子

    一时间,苏幕吃不住李璟到底想干什么,好在她这人,若对你有所防范,什么情绪都不会流于表面,将内心的想法遮掩得严严实实。

    苏幕毕恭毕敬的行礼,“太子殿下多虑了,苏幕只是个奴才,主子有命奴才从命,既是义父不想再查,苏幕自当遵从,绝不敢有二心。”

    “苏幕?”李璟伸手。

    苏幕俯首后退,“太子殿下明鉴,奴才所言,句句发自肺腑!”

    “本宫说的也是实话。”李璟缩了手,徐徐起身,行至水盆前洗了洗手。

    苏幕快速近前,将帕子递上。

    幽然轻叹,李璟目色沉沉的望着垂眉顺目,毕恭毕敬的苏幕,连同她递上的帕子一块,被他握在了手中,“你无需如此忌惮本宫,虽是太子之尊,可本宫这太子到底有几分实至名归,你心里却是比谁都清楚。”

    苏幕没说话,任由他握着。

    “十多年前,栾胜来过煜城,所以他才会在离开煜城之前,将所有的知情人都杀得一干二净,彻底的铲除了祸患。”李璟能感觉到她身子微微绷直,终是收了手,捻着帕子,不紧不慢的擦着手上的水渍。

    将帕子搁在,李璟款步行至桌案旁。

    外头约莫又下起了雨,帐顶上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李璟坐定,兀自倒了杯水,“自打栾胜来了煜城,本宫连跟你独处的机会都没有,待回到了殷都就更没机会,想着快回去了,便想了这个法子留下你。”

    从他开口那一瞬,苏幕就已经料到了,他是故意的!

    “本宫没什么恶意,就是想告诉你,栾胜的事情,本宫替你去查,你就别插手了。”李璟抿一口水,“宫里的腌臜事太多,你沾了手便再也摆脱不了,到时候在栾胜面前露了馅,对你而言就是死路一条!栾胜……是会吃人的!”

    苏幕抬眸看他,面上无悲无喜,只是心里颇为诧异,李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无需用这样的眼神看本宫,谁也不是傻子,本宫不聋不瞎,能听到也能看到。”李璟放下手中杯盏,“他责罚你,打得你浑身血淋淋的,这些账……本宫都记着呢!”

    苏幕躬身,“太子殿下,义父责罚奴才,是因为义父身为东厂提督,理该公私分明,是奴才做错了事,不管承受何种责罚,都是理所当然!”

    “那是你的事。”李璟起身。

    烛光落在他身后,青春正健的太子,身形笔直的站在那里,将这一身的阴翳,悉数笼于她身上,仿佛要将她吞没。

    苏幕没有抬头,否则定能发现,李璟看她的眼神,与平时有何不同?!

    “今晚,便留在这里罢!”李璟越过她,朝着床榻走去,“本宫想……你在身边。”

    苏幕还能说什么?

    太子都下了命令,身为奴才只能遵从。

    “奴才领命!”语罢,苏幕毕恭毕敬的立在床边。

    李璟坐在了床边上,“你过来!”

    苏幕近前。

    李璟眉心微凝,“再过来点,本宫又不会吃了你!”

    不会吗?

    苏幕可是早就领教过,心里抵触至极。

    “坐到本宫身边来。”李璟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帐子外,淅淅沥沥。

    帐子里,安安静静。

    苏幕憋着一口气,坐在了李璟的身边。

    “真好,像极了洞房花烛的样子。”李璟扯了扯唇角,若有所思的瞧着她,“若是穿得一身红衣,那就更好看了!”

    说着,他的视线上移,终是落在苏幕的发髻上。

    “本宫送你的簪子,你不喜欢吗?”李璟问。

    苏幕垂眸,“殿下所赠之物,何其珍贵,自然应该收起来,怎能轻易示人?何况,护送殿下回殷都,理该着正装官服,岂敢便衣行事?”

    这个解释,李璟辨无可辨。

    苏幕是东厂的奴才,今儿穿的也是平素的官服,着实不该佩他那枚簪子,何况让栾胜瞧见了,定也是个麻烦。

    “罢了!”李璟翻身上了床榻,“你便在床边坐着,看着本宫入睡,没有本宫的吩咐,不许离开这里半步。”

    苏幕心里百般不愿,可又没有任何的法子,只能应声说,“是!”

    “帮本宫盖好被子。”李璟闭上眼。

    苏幕深吸一口气,默默的为李璟盖好被子。

    “不要走开!”李璟音色低弱。

    苏幕盖好了被子,便偏开头,不再多看一眼,只尽好一个当奴才的本分,其他的什么想法都没有,毕竟他不是沈东湛,与她而言,惊不起心头半点浪。

    所谓偏爱:偏心偏信偏你。

    旁人,分不得半点,撼动不了分毫。

    李璟睁开眼,瞧着那挺得笔直的背影,眸光幽沉,即便近在咫尺,她却是连一个眼角余光都不愿分给他,真真是冷心冷肠、无情至极!

    自嘲般挽了挽唇角,李璟重新合上眼,仿佛空气里充斥着属于她的气息,便格外好眠。

    听得身后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苏幕心头稍松,李璟今夜叨叨了这么多,是想收拢她,想换了栾胜这个东厂提督,让她取而代之?

    若是如此,可见栾胜与李璟之间的嫌隙不少。

    想来也是,栾胜手握东厂,行事狠辣决绝,李璟来日登位,必定无法掌控栾胜与东厂,倒不如换个人来坐这位置。

    苏幕,显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一则她是东厂千户,若她上位,能服众;二则她是女儿身,李璟捏着这把柄,来日想杀她,只需一条欺君之罪,便可让她死无全尸。

    苏幕的眼中翻涌着凌厉的冷色,李璟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帐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只偶尔听得烛花哔啵的声响。

    帐外,沈东湛立在树下,墨色的瞳仁里,唯有冷色凝聚。

    “爷?”周南低语,“太子再不济,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对苏千户做什么吧?何况,老阉狗也在呢,不顾忌苏千户,也得忌惮着老阉狗,万一把这老狗惹急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璟再蠢,也不会蠢到在栾胜的眼皮子底下,对苏幕下手。

    沈东湛岂会不明白这些?

    可是,他眼见着苏幕进了帐子,到现在还没出来,心里就不由自主的烦躁不安,明知道李璟不会做什么……

    “爷?”周南叹口气。

    老话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显然,是有些道理的。

    比如眼前这位,瞧着在锦衣卫之中,说一不二,冷脸冷面,可到了苏千户的事上,什么冷漠淡漠都是假的。

    “你去休息罢!”沈东湛终于开了口,“我没事!”

    没事才怪!

    周南心里喟叹,怎么睡得着哦?

    不过,爷不想让他在边上聒噪,倒是真的!

    思及此处,周南退后几步,尽量与沈东湛保持一定的距离,让他能一个人静静的待着。一转头,却见着年修在不远处的树后站着,不由的眉心跳了跳。

    “望夫石?”周南一拍年修的肩膀。

    惊得年修差点拔剑,所幸周南眼疾手快,快速摁住他,心里也是捏了把冷汗,这么经不起吓?

    “你干什么?”年修恼他。

    周南有些理亏,“瞧着你一个人待着,同你开个玩笑罢了,这么胆小,还敢在东厂里厮混?诶,你在这儿干什么?等你家千户大人?”

    “哼!”年修别开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周南心头的愧疚,瞬时一扫而光,“哟,耗子哥啊?”

    “你!”年修咬着牙,“你滚远点。”

    周南轻呵,“用得着的时候,就周大人周大人的,用不着的时候就骂我是狗,啧啧啧,果然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年修正烦着,自家爷进了太子殿下的帐中,至今还没出来,听得周南这般言语,冷不丁一脚踹了过去。

    说实话,周南就是嘴贱。

    除了嘴贱,也没别的坏毛病。

    然则……

    嘴贱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他觉得自家爷跟苏千户如此稔熟,而自己又三番四次的跟年修打交道,自以为关系不错,开个玩笑也是无伤大雅。

    哪知道,境况不同,心境不同,所以代价也不同。

    周南面色铁青,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夹着腿,弯着腰,捂着裆,“你……”

    不愧是东厂的小阉狗,有毒!

    年修转身就走,疼死活该!

    这会,周南是疼得直不起腰来,嘴里哼哼唧唧的,愣是再也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啊,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东厂的人,光明正大的偷袭成功。

    真是,丢人!

    夜色沉沉,细雨绵绵。

    有人辗转反侧,有人彻夜难眠。

    天亮之前,雨停。

    林中雾气浓重,晨起凉意渗人。

    苏幕走出帐子的时候,面色依旧清冷。

    “爷?”年修迎了上去,“您可算是出来了!”

    苏幕没说话,朝着自己的帐子走去。

    进了帐子,年修才敢开口,“爷,您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就是在太子的床边守了一晚上。”苏幕放下手中剑,褪了外衣丢在了桌案上,转身朝着水盆走去。

    年修赶紧取了帕子,“沈指挥使也在外头等了一夜。”

    “嗯?”苏幕的手,僵在半空。

    年修继续道,“即便下着雨,沈指挥使也不肯离开,刚刚见着帐子里有了动静,约莫是您出来了,他才离开的。”

    “淋雨?”苏幕洗了把脸。

    年修将帕子递上,“是!”

    “这个傻子!”苏幕捻着帕子擦了把脸,眼睛里带着几分笑意,“你……去办件事。”

    年修颔首,将耳朵凑上去。

    须臾,一碗热腾腾的姜茶,被人送进了沈东湛的帐子里。

    恰,沈东湛更衣完毕,发髻还湿漉漉的搭在肩头,见着桌案上那一碗姜汤,瞬时什么寒意都散了,当下扬起了唇角。

    “爷?”周南面色微白,“那边送来的,多半是苏千户的意思。”

    沈东湛敛了唇角的笑,可是言语间还是带了几分得意,“我知道!”

    “您惯来是不喝这些的……”周南这话还没说完,沈东湛已经端起了碗,将姜汤一饮而尽。

    周南:“……”

    这该死的爱情?

    等着李璟更衣、用膳,再到启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苏幕洗漱完毕,便在自己的帐中小憩了片刻。

    沈东湛喝完姜汤出了一身汗,格外神清气爽,出了帐子便与往常无恙,仍是那副淡漠疏离之态,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马队重新启程,直奔殷都方向。

    好在就这么一个插曲,毕竟有栾胜在,李璟可不敢故技重施,这种事一次就好,不然太过刻意,会引起栾胜的怀疑。

    太子李璟不但寻回了税银,还破了煜城守官被杀一案,此事在朝廷上掀起轩然大波,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废物,居然还真的功成而归……

    只是,苏幕和沈东湛就没那么高兴了。

    “什么,暴毙?”苏幕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整个人都不好了。


  https://www.sizhicn.com/txt/132560/379219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zhicn.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izh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