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sizhicn.com
书趣阁_笔趣阁 > 望兰陵 >第99章 羯胡公主(新书上架求订阅支持 求票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99章 羯胡公主(新书上架求订阅支持 求票票)

    “咳咳,只怕有人不准你碰我。”

    高长恭说着,望向郑楚儿,目光里满是含笑的调侃。

    见高伏望向自己,眼里尽是莫名的深意,郑楚儿只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说得她那么爱吃醋,又善妒,连男子都提防?

    “咳咳,那卑职不敢碰公子了,以免楚女郎,一不小心,失手把屋中那坛百年老醋打翻。”

    “你?高伏………”

    不等郑楚儿把话说完,高伏一溜烟的跑了。

    郑楚儿低着头,红着脸,也想走,却被叫住。

    “你是想让你的婢女,来摸我吗?”

    “啊,你说些什么话?”

    郑楚儿恼怒的望向高长恭,她何曾有那心思?都不准碰。

    “那你还不去拿药来帮我换上?”

    “哦。”

    郑楚儿一听,赶紧去大夫的房间,拿了草药来。

    “坐下。”郑楚儿命令道。

    高长恭一听,听话的坐下,抬起了两只手,年少的脸上,满含笑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宽衣。”

    “啊………”

    “不宽衣怎么敷药?”

    郑没有办法,头抬着,两只小手,摸索着去解腰带。

    七尺有余的少年,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只比站着的郑楚儿矮了那么一点点,郑楚儿尽量避开那双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

    因为心慌,手有点哆嗦,好一会都没有解开衣带。

    “你这是要摸半日,都不想帮我敷药。”

    郑楚儿狠狠的掐了一把,高长恭啊的一声,一把捉住了那只狠心的小手,任郑楚儿怎么挣扎,都挣不脱。

    “咣当”一声,跟着郑楚儿进来包扎的大夫,一看这个样子,慌得想转身出去,却和端水进来的翠柳,撞了个满怀,水盆脱手。

    “女郎,我们来错了吗?”翠柳愣愣的问。

    “没………”

    郑楚儿赶紧望向还想要回避的大夫,低声道:

    “还是麻烦大夫来帮他换药吧。”

    这个大夫,已经花甲之年,听了郑楚儿的话,内心嘀咕:我本来就是要来帮公子的,是你忙着来,没有听到我的话。

    看着年迈的大夫,亲自替高长恭换药,郑楚儿不觉问道:

    “大夫,您这么高寿,应该带个徒弟,来帮着换换药啥的。”

    “徒弟我有。”

    老大夫说着,望了一眼郑楚儿,才又慢悠悠道:

    “但公子说,女郎你不喜欢女子碰着他,我只有让她跟着其他大夫,一起回去了。

    郑楚儿愕然的看着高长恭,这个善妒的名声,还没有大婚,就要被他宣扬出去了?

    “你,你坏我的名声,我………我不理你了。”

    郑楚儿气得跑出了高长恭的房间,正遇到弄琴几个婢女过来,弄琴一看郑楚儿气哼哼的样子,忙问:

    “女郎,谁惹着你了?”

    “还有谁?他。”

    “公子怎么着你了?”

    “他到处和人说我不准其他女子碰他,在宣扬我善妒。”

    四个婢女听了,都地下了头,不出声。

    “什么意思,你们不为我气愤吗?”郑楚儿气道。

    司棋抬起头来,低声道:“女郎,难道不是这样吗?”

    “啊?”

    郑楚儿感到自己端庄贤淑的名声,毁了。

    跑回房间,一头扑在床榻上,羞得脸又红又烧的。

    “他好的真快。”

    放下心来的郑楚儿,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她要好好睡上一觉,把身子骨养好,不然像前世一样,大婚当日就累倒。

    前世,当婚礼结束后,郑楚儿身子,就像散了架一样,睡在床榻上,都不会动弹了,害得她的夫君,说碰都不敢多碰她。

    其实都碰了一夜了,还那样说。

    想着前世新婚时的甜蜜,郑楚儿小脸红扑扑的睡去。

    当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早上。

    庄园里,早早的来了一批人。

    “陛下派来的御医到了,还带来了羯胡的医女。”

    “羯胡的医女?”

    郑楚儿惊奇陛下的消息,是如此的及时。

    也对稽胡的医女,很是好奇,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似的。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打开门,郑楚儿看到了几个禁卫军,护送着一个老太医来到了庄园。

    还有两个女子,她们已从她的房间外走过。

    虽然背对着她,但是,郑楚儿从那满头的银丝,就知道那位年近古稀的御医,是徐之才。

    这个徐之才,可不是一般的御医,妻子娶的是前魏宗室之女元氏。

    因医术高超,他便也被封为西阳王,恐怕是历史以来,封过王的御医了。

    可是,那两个身材高挑,走路腰肢摇曳的女子,郑楚儿却猜不出来是什么人。

    “达姬姊姊,我们真的是来给四公子看病的吗?”

    身材稍显瘦弱的那个,偏头对旁边的女子说。

    达姬?郑楚儿的身子,不由得晃了一下。

    这一世,这个女人,这个羯胡部的公主,仍然会以一个医女的身份出现?出现在她和四郎的生活中?

    郑楚儿突然想到不久之前,陛下亲率的一场剿胡战役。

    在那场打得山胡抱头鼠窜的战役中,这个达姬的父亲,作为羯胡部的头领,率兵随皇帝征讨山胡,立下了大功。

    难道,这个达姬的父亲,为了她这个女儿,又在庆功宴上,如前世一样,又提到了这个达姬,从小倾慕四郎的话?

    前世,也是在郑楚儿嫁入高家前一个月,达姬的父亲康道极,向皇帝说了他的女儿,自小就爱慕高长恭。

    皇帝高洋是个什么样的人?外表醉生梦死,心里却是明白得很。

    高洋知道,康道极最是宠爱自己的女儿,在明知高长恭已经有了正妻的人选,还说出这样的话,是厚着老脸,来替他的女儿求个亲了。

    前世的高洋,倒不为难,一个羯胡部的头领,还没有那点本事,来要挟堂堂大齐的皇帝,不会为了康道极那点兵力,把自己侄子的婚姻,作为拉拢的手段。

    高洋最多把康道极的女儿,赐给高长恭做个贵妾。

    但要在高长恭大婚前,就赐个贵妾给高长恭,这会让人有点想法。

    四海已平,国家已定,周边的两个国家,此时根本不敢对大齐有任何觊觎之心。

    那么,放下鲜卑和其他游牧民族手中的武器,启用汉人手中的笔,让汉人参与国家的管理,以此来抑制鲜卑勋贵,就是高洋心里该考虑的事了。

    不能为了一个羯胡部落的公主,寒了荥阳郑氏这个汉人大族世家的心。

    于是高洋当着许多朝臣的面,似是关心的说:

    “何不让你的女儿,和朕的侄子,自行相处一段时日,看看他们有没有相伴一生的缘分?”


  https://www.sizhicn.com/txt/138100/37921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zhicn.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izh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