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sizhicn.com

第69章 是人是鬼

    墨涵眼疾手快,扛着马刀举于头前,硬生生的扛住了面前两人的大刀和长枪。

    盛执景和范昱同时施力,往下压。

    “啊---”墨涵咬着牙,双手颤抖着抵住两人的力道。他仰着脸,腿因为施力,前腿弓着,后腿被迫下弯。

    眼见着,刀尖距离脸颊仅仅毫厘之间。这时他深吸一口气,灵机一动,猛地下跪,迅速的收刀,往他们二人身下砍去。

    盛执景眉骨一挑,他反应极快,在同一时间,伸出左手,把旁边的范昱推远,而自己则迅速跃起身来。

    大刀削铁如泥,喝着秋夜的风,划开了衣摆。

    落地的同时,盛执景回身,架着长枪一指。墨涵这时也起身,刚一转身又定住,他眼眸睁大,眼前正指一把长枪。

    “你又输了。”盛执景定定盯着墨涵,淡声说了一句。

    秋夜山间的风,寒凉。

    地面四处潦倒着火把,火光凌乱摇曳,不远处秦川已被蒙信和莫轩一起拿下。所有的士兵见主将被俘,便如失了主心骨一样,立刻丢了武器,举双手投降。

    隔着不远的距离,莫轩冲这边喊了一句:“盛大哥!全部被俘!”

    寒凉的风刮过,墨涵鬓角的白发,迎风凌乱,他眼底映着沧桑,忽然之间他仰头笑了起来,那声音像是哭了一样:“都是天命,天要亡凌呀。”

    自那次与盛执景战败后,墨涵曾向朝廷上书,要求派兵增援,可是却了无音讯。身边的人都说,凌朝根基已腐,他的存在对朝廷来说本就是个威胁。

    最好的退路,就是投降给盛执景。

    可是他做不到。

    可笑的是他誓死守卫的国家,内忧外患,凌帝这个时候还听尽谗言,警惕着身边忠心耿耿的臣子。没有兵力的增援,墨涵非常清楚的知道,战败是早晚的事。

    没想到的是,今天,自己徒儿秦川,请兵支援,他想着距离很近,速战速决应该没什么事,于是冒险出城,没想到最终还是一败涂地。

    想当初,他可是威名赫赫的振国大将军,如今却在这样一个凄凉的秋夜,潦草被俘。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秋风寒凉也不及此时,他心底的寒凉,墨涵抬眼看向站在身前的少年:“如果你我不是敌对关系,想必可以成为忘年之交。”

    “可惜了。”他感慨,“我认输。”

    说完他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

    这时盛执景身边的士兵上前来,背过墨涵的手捆绑住,临走前,却被盛执景喊住了。

    “墨将军。”

    墨涵顿住脚步,扭过头,白发苍苍的发,有些凌乱,趴在脸上。

    盛执景转过身来,定定看着他一会儿,开口问了一句,语气平静听不出情绪:“十四年前,你与盛耿忠那最后一战,赢得光明磊落吗?”

    这一问,墨涵怔住,他愣着看了半晌。夜色笼罩,看不太真切,但是那个轮廓却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他疑惑。

    有些吃惊问:“盛耿忠是你的?”

    “父亲。”他平静回。

    顿时,他明白过来,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挺拔的少年,他感慨苦笑:“果然啊,做了错事,总是要得到报应的。”

    盛执景听到他这么说,蹙了一下眉:“你知道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全部都告诉你。”墨涵眼底苦涩,却有些如释重负的说话“这些肮脏事,困扰了我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倾诉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等了,盼了,执着了很久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时刻,明明可以一句话问出来,盛执景却忽然不敢问了。

    那个奸细究竟是谁,他害怕知道。

    现在这个地点,这个时间,他觉得一切都显得太过潦草,不想让秋风把那些他在意的事情,随意刮走。

    “等回去后,我再问你吧。”顿了好半晌,盛执景出口说道。

    说完,他让士兵押解着墨涵返回军营,他站在那处,沉默望着离去的三两身影。

    看着不远处的人,安排妥当,范昱这时也从地上站稳,他走过去,拱手道谢:“刚才多谢了。”

    盛执景回头,看到是范昱,听他的话,才想到刚才自己随手一推,确实是救了他的性命。他平静道:“无需多礼。”

    然后抬脚与他擦身而过,走向不远处。

    蒙信让士兵押解着秦川,他从一边走过来,躬身对范昱道:“殿下,今日之事,都怪我,是我大意了。”

    “怎么回事?”范昱问。

    “本来打完游击之后,我是打算回去的,可是没想到秦川却联络了逢莱的墨涵,可能是笠阳战败,让他过于受不了,他便对我穷追猛打起来。”蒙信解释。

    范昱听着没说什么,目光却落在不远处那道颀长的背影上,他没责怪蒙信,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这不没事吗?去收拾残局吧。”

    听他这么说,蒙信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他朝着不远处那道人影过去了。

    盛执景身材挺拔的站在一边,他身边有人正在收敛着地上的武器,而身前站着一个士兵在汇报着东西。

    随着走近,范昱听清了些。

    “殿下,刚得报,魏冲刚刚率兵从逢莱城逃跑了,我们要不要去追。”

    “什么?”莫轩正蹲在地上,怀里抱了一堆刀枪剑戟,听到这话,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眉毛拧着看向盛执景。

    顿了半晌后,他蹙眉试探性的问:“我可以去吗?”

    “可以。”盛执景也看他,回答很干脆。“需要我跟着吗?”

    “不用,那是我自己的事。”

    “现在应该还没跑远,带兵去吧,快去快回。”盛执景平静说。

    魏冲这个人,没有领军的本领,墨涵被俘,他当然是连夜赶紧逃命,只是他与莫轩的瓜葛,确实该有个了断。

    莫轩眼底有些动容,他领着身后的士兵,翻身上马,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直到远处没有了人影,盛执景忽然察觉到身后有人,他回头看。

    发现,范昱不知何时立在身后,见他转身,立刻拱手道:“一直未曾问过这位英雄是何许人也?”

    “盛执景。”他无心在这里自我介绍,刚刚虽说不跟着莫轩,但终归是放心不下,需要悄悄在后面跟着。

    范昱眼底存着震惊,正欲再问,却见盛执景已翻身上马,他说了一句“昱王殿下,以后有机会定要好好合作,今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他正要调转马头。见状,范昱也正欲开口告别,却看到。

    从盛执景队伍中走出一个士兵。唯唯诺诺,穿着打扮却是他的士兵,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他留下守着司言的那人。

    “我不是让你守着司言吗?”范昱脸色有些慌张,“你怎么在这?”

    士兵赶紧开口解释:“司言公子在山那边发现墨涵率兵出了城,他让我去逢莱城十里外,找盛执景来增援您,他说您会有危险,所以我去了。”

    闻言,盛执景调转马头的动作顿了一下。

    司言公子?怎么会知道他的军营的具体位置。他侧眸看。

    “什么?”范昱忽然想到他留在司言身边那两个士兵,都已经被支开,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乖乖呆在那儿等他。

    他皱眉,转身就要走,发现盛执景还在原地,他拱手匆匆道了一句“今日多谢相救,英雄日后自会相见。”

    盛执景点头,见范昱已匆匆离开。

    他也没再多想,单手握住马缰绳,甩了下马鞭,架着马,带领其余兵马转身离开。马背上的人,身形挺拔,消失在夜色中。

    范昱赶到让司言等的山头,那里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

    这边魏冲跑出去不远,身后有士兵追上来焦急提醒:“将军,不好了,有人追上来了。”

    “什么?”魏冲一张脸狰狞起来,“快快,赶紧走。”

    随行人马,速度加快。

    只是没跑多远。

    身后凌乱的马蹄声,愈来愈近。

    魏冲一下慌了神,全然不顾起来,骑着马狂奔,手下马鞭抽的一下一下,越来越狠,身后的士兵追不上,四下散开。

    这时莫轩骑着马,身后跟着一群士兵,已从树林拐角出现,他面无表情,从身后捞过一把长弓,拉弯弓弦,他微眯眼。

    随着手下松开,一道长箭。

    倏的一下,飞了出去。

    伴随而来的是,不远处一道痛呼。

    紧跟着,被射中箭的人,从马上摔落下去。

    魏冲,因为痛苦,颤抖的扶着贯穿胸口的长箭,他疼的起不了身。夜色光线昏暗,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骑在马上的人影。

    不紧不缓的,架马向他走来。

    月光清冷,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明明,那个人在那一年,被他派人杀死了,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顿时之间,他瞳孔缩进,就像看见了一个魔鬼一样,满目狰狞,他痛苦的“啊”一声。

    颤抖着把身子往后挪,可是身上中了箭,他每动一下,便是撕心裂肺的疼。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让人崩溃。

    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人是鬼。
  https://www.sizhicn.com/txt/139215/379219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zhicn.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izh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