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sizhicn.com
书趣阁_笔趣阁 > 最后一个阴阳师 >第四十五章 甲字房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五章 甲字房

    我回顾四周,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云雾,一下子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了已经,只是这个体型肥硕的跟减肥前的白珍珠有的一拼的女人拉着我的手道:“来吧这位爷,里面的贵客都已经入席了。”

    说完,她就使劲儿的把我往宋斋里面让,我趁机摸了一下她的手,并不是我好色,而是我现在在这个环境里,已经逼迫的我不能再去害怕,刚才还想着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二叔冲进来救我也就是一会儿的事儿,可是现在已经沦落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地步了。

    害怕没用,求人不如求己,好在,这个女人的手,是热的。

    “哎呀这位爷,里面有多少娇小的小姑娘等着呢,坐着轿子来的,还占我这老家伙儿的便宜?您要真喜欢,等着我去厢房里伺候着?”这个脸上带着花旦面具的老女人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再看了一眼这个宋斋和这个古楼,没有犹豫,走也走不掉了,只有见招拆招了。

    我要走,这个老花旦马上跑到了我的前面给我引路,走进这个宋斋的大门,我发现今天的我,就是一个怪胎,因为在座的人,真的不少,这里面的布置,像是一个古代的剧院一样,戏台上已经布置妥当了,但是戏似乎还没有开锣,但是下面的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有鬼脸面具,同样的也有花旦面具,只有我一个人,顶着一张正常的脸,里面除了敲锣声之外,很安静,没一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茶杯,青花瓷的样式,更有各色的穿着青绿色旗袍的妙龄少女穿梭其中不停的斟茶倒水,火候动都十分的老练。

    这些少女身材曼妙,就算看到不到脸,也能看到言行举止的不凡。绝对个个水灵的妹子,我虽然现在极力的说服自己不能紧张不能紧张,可是冷汗还是打湿了衬衫,脑袋晕的像是一团浆糊一样。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到底是跟一群人在一起,还是和一批鬼。

    到了屋里,那个胖胖的老花旦招呼了一声一个妙龄少女,声音很大,道:“黑金卡,甲等房上上座的爷!招呼好了。”

    那个小姑娘道了一个万福,直接带着我上了二楼,这相当于电影院的上等仓了,只是我非常的好奇,我手中的黑色卡片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因为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这个老花旦说出黑金卡的时候,这里面本来平静的人,几乎有三分之二回头看着我,目光灼灼。

    我不敢说话不敢声张,在他们眼里,我现在就是一个拿着贵宾卡的牛逼人物,可是我连我自己到底牛逼在那里都不知道,又谈何牛逼?只是默默的装着低调的样子,跟着这个水灵的小丫头上了二楼。

    我被她引进了一个点着紫檀香的厢房,里面布置的家具古色古香,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到了之后,小姑娘一直都没有说话,直接坐到一个茶桌的对面,伸出修长的手指,开始给我泡功夫茶。

    泡的茶是我刚自己选的铁观音,香气浓郁,可是现在我喝到嘴里,跟马尿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不得不说,这个厢房上的位置真好,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下面的人,各个看起来气度不凡,但是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在他们之上!

    房间里,只有下面紧锣密鼓的声音,小姑娘的肤色很白,动熟稔优美,我为了缓解紧张,就故意出言道:“美女,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姑娘直接用镊子送过来一杯茶,花旦脸谱上的一双眸子写满了水意的道:“爷,这杯茶想怎么喝?”

    “你说怎么喝?”我愣了一下问道。

    她拿着茶水,绕到我的身边,轻轻的勾住我的脖子,乔娇百媚的道:“我喂您喝。”

    我心里的苦就别提了,现在我哪里有心情和功夫体验软玉在怀的滋味?说实话我看到这花旦脸谱就感觉恐怖,但是我不能暴漏出来,甲等房上上座的大爷,怎么能害怕这个小婢女?

    我假装熟练,电视上,那些豪门纨绔逛青楼的段子我也看过不少,我直接转过头,一把把她揽到怀里,捏着她的下巴道:“我想看看你面具下面的这张脸,它给我的感觉是极美。”

    这个小姑娘似乎是丛中老手,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她就像一个泥鳅一样的从我怀里挣脱,动十分的熟练,继续沏茶道:“爷是第一次来吧,唱戏前,不能坏了规矩,唱罢后,我就是爷的人。”

    听到这个,我没有兴奋,能兴奋才见鬼了,他娘的这个小姑娘说话也滴水不漏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就跟这个小姑娘面对面的坐着,不一会儿,小姑娘就走到我旁边,非吃觉的坐在我的怀里,拿着糕点往我嘴巴里面递,低声呢喃仿若呓语一样的道:“爷,开锣了。”

    我伸出头看向下面的戏台,发现刚才的侍女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个带着鬼面面具的人。

    戏子缓缓的登场,一开始登台,就是京剧花旦大青衣。

    我吃着糕点味同嚼蜡,看着下面的戏台,更感觉索然无味,你说唱的到底有多好,至于么?

    忽然的,我就发现在不一会儿上台的人,有点熟悉。

    这个人拌的是老旦,看她的身影和那张画过妆的脸,我忽然一阵彻骨的寒意,因为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老旦,就是那个死去的站街女人。

    我全身都是冰冷,哪怕是抱着怀里这个火烫的身体都不行,这是什么鬼节什么戏,这不是给鬼唱戏,而是鬼给人唱戏!

    “爷,你在发抖。”小姑娘在我耳边轻声道。

    我就算再怎么害怕,也不会害怕我怀里抱着的这个小姑娘,此刻紧张异常的我,一把卡住了这个小姑娘的脖子,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心,我假装非常凶狠的道:“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爷,您来就是看戏的,你不感觉,这戏特别美么,除了咱们宋斋这地儿,你根本就找不到第二个地方看,你看他们的身影,多么飘逸,多么恍惚。”小姑娘并不慌乱,而是指着戏台子对我道。

    我仔细的看去,还真的发现,舞台上扭动的那些身影,像是一道道虚影,更像是被充气了的人皮。

    舞姿是优美,可是根本就没有半点生气可言。

    忽然,我的房间门打开,一下子先窜进来的,是一条狗,一条体型不小的黑狗,这条狗跛着腿,动却十分的快速,几乎就在一眨眼冲到了我的身边儿,在我身上使劲儿的狂嗅不止。

    我吓坏了,他娘的这么高雅的地方,这么上等的厢房,怎么会忽然跑进来一条狗?!

    这条狗在围了我转了三圈之后,忽然对我疯狂的摇尾巴,甚至伸出前腿,对我坐着点头哈腰的姿势。

    “小家伙儿别奇怪,他是在你身上闻出了你爷爷的味道。”这时候,一个穿着一身唐装,脸上的老年斑多的吓人的老头走了进来。

    我怀里的小姑娘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束缚,趴在地上瑟瑟的发抖叫道:“爷!”

    我的瞳孔一阵的收缩,惊问道:“宋斋之主?”

    他对我伸出了手指,放在嘴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先听戏在说话,这一点儿,你爷爷做的挺好,你不行。”

    说完,然后拉了一条凳子坐在我旁边,像是一个邻家的大爷一样的,跟随着戏台上的舞点儿敲动着大腿,似乎非常的陶醉。

    那个侍女依旧跪着,脸深深的埋在地上。

    我被这个老人身上的气场,压得全身冷汗湿透。
  https://www.sizhicn.com/txt/37856/57063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izhicn.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izhicn.com